返回

禁区之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三章 开挂的人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自己不喜欢的事情。

    就像是踢足球,明明他这么喜欢,就被爸爸以“踢球没用,耽误学习”为由,强行禁止了。其他小伙伴在院子里踢球,他连看都不能看,更别说踢了。要是偷偷踢了球被发现,轻则被骂,重则一顿打。

    骂我打我都说是为我好。可为什么为我好却不允许我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呢?

    这是为我好吗?

    哪怕全天下的人都觉得父母付出一切为孩子创造好条件就是为了孩子好,胡莱也不接受这个观点。

    政治正确不代表真的正确。

    ※※※

    将目光从那盘削好的苹果中收回来,胡莱盯着自己面前摊开的课本出神。

    在妈妈进来之前,他老老实实坐在书桌前其实也不是在看书,而是在脑海中反复浏览系统界面。

    并不是说系统里面又有了什么新东西——还和之前一样,一个他的虚拟角色,一个只有一件商品的官方商城,一个没有兔女郎只有跑马灯的幸运大转盘。

    他只不过是通过系统沉浸在对未来的各种美好憧憬中。

    以前嘛,他是没什么办法,他虽然喜欢足球,但在足球上确实没什么天赋,所以只能老老实实按照父母为他规划好的路子走着,哪怕他并不知道自己是否走得通——虽说东川中学本科上线率高达百分之九十八,但万一很不幸他成了那百分之二呢?

    现在就不一样了,我都有系统了,为什么不走自己喜欢的路呢?

    他切实感受到了系统给予的【洗髓药剂】的效果,这说明系统是真的可以改变他的体质的,既然可以改变他的体质,那也就可以改变他的人生。

    对此,胡莱坚信。

    他就是要走这条路,哪怕他的爸爸再怎么反对,就算他再扇自己耳光,也要走这条路。

    拥有了这系统,一定不是为了让自己再走那条父母给他规划好的路的。

    老子的人生……要开挂了!

    ※※※

    PS,继续利用书还没上架,章节末尾可以随便加字数,不用担心多收大家钱的机会,和大家聊一聊主角,胡莱这个人。

    这个人最初的灵感原型来自于我高一时期的一位同学。

    我们俩姓一样,他的名字和我的名字仅一字只差。和我一样戴着眼镜,甚至连体型容貌都有些相似。

    他喜欢足球爱好军事。

    男生嘛,基本上都爱这两样,于是我们踢球的时候带他一起踢。

    但是这位爱好足球的同学,却并不会踢球,在球场上的表现非常……拙劣。

    场下足球知识说得头头是道,上场踢球就能把足球踢进自家球门。

    动作滑稽,抡圆了腿都踢不到球,用脚尖捅球是他的标准操作。

    喜欢足球是真喜欢,但踢得烂也是真踢得烂。

    当时大家还嘲笑他来着,而面对别人的嘲笑,他也只是笑,不反驳也似乎并不生气。

    因为踢得太烂,后来大家就渐渐不爱带他一起踢球了。

    再后来,高二文理分班,我留在了原来的班级,成为了文科生,而他被分了出去。

    后来再见是高三快毕业了时他在学校外面的报亭里买军事杂志,我遇到他,和他聊了两句。

    “还喜欢足球吗?”

    “不喜欢了。”他笑着摇头,然后拿着军事杂志走了。

    那之后我就把这个同学忘记了,但是在我打算写新书的时候,他的形象以及他的故事却又重新浮现在了我的脑海中。

    我要承认,当时年少的我也嘲笑过这位同学,笑话他踢球踢得烂,也笑话他面对我们的批评就知道笑的傻样。

    现在想想,这可能是另外一种形式的校园霸凌?

    当时没有人在乎被嘲笑的他的想法,没人在乎他高兴不高兴,也没人能够从他的憨笑中看出他的窘迫。

    他喜欢足球,对足坛发生的那些事情和知识说起来头头是道,但是高中三年后,他不喜欢足球了。

    我当时还觉得惋惜,现在想来那不是挺正常的吗?

    喜欢足球却无法在足球身上获得快乐,想要踢球还被同学嘲笑、排挤,有多少人能够无怨无悔,不计回报的持续这种热爱呢?

    所以他不喜欢足球了。

    后来我与他再也没有联系——那次对话成了我们最后一次说话。

    但是想来,现在作为一个军迷的他而不是球迷的他,一定很幸福吧?毕竟我们的歼二十上天了,航母下海了,052D出道即过气,DF17又成了新宠……

    而中国足球呢?

    怀着对当年自己所做的事情的愧疚,我决定把这位同学作为主角的原型,写进小说中。

    让他热爱足球,在不断被人嘲笑被人排挤的时候,还能有个外挂来帮助他。

    也让胡莱比他当年更倔强和强硬,哪怕被人嘲笑了也还能保持一个强大的心脏来应对那些不怀好意的笑声。

    我以前描写过太多意气风发被周围人的爱拥抱着的足球少年,他们的故事是我们梦寐以求的经历,是我的幻想和YY。

    但这本书,我想写一个被很多人忽略了的人,他也喜欢足球,但他不讨人喜欢,他是我以前的足球故事中被有意无意隐去了的足球少年。

    最后就有了这么一个让读者觉得“莽”“欠”的胡莱。

    他人如其名,很胡来,但他的这种胡来只不过是他面对这个对他不太友善的世界的武器而已,唯一的武器。

    他拿着这个武器面对世界时,他不打算投降认输。

    去年初春,我在成都和会说话的肘子吃饭,聊起在我脑子里的一个故事,我给他说:“我想要写一个和全世界作对的故事。”

    而胡莱,就是这个和全世界作对的人。

第十三章 开挂的人生(2/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